台灣從阿里巴巴IPO學到的事

國政基金會 於 2014-10-21 發布

阿里巴巴美國上市,引發全球關注。原因除了募資金額高達218億美元,創下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上市(IPO)紀錄外,阿里巴巴市值一度超過至2,300億美元,成為全球Google之後,市值第二高的網路公司。網路公司在大陸成功,也開始海外發展,未來會更直接影響台灣產業與金融,我們應該如何面對,採取最好的策略?

阿里巴巴是中國大陸電子商務龍頭。創立於1999年,業務多元包括網路貿易、網路零售、購物搜尋引擎、第三方支付和雲端服務等項目。阿里巴巴主要業務分兩部分,分別為企業與消費者。在企業部分,四大網站發展各異。有服務全球進出口商的國際交易市場(alibaba.com)、集中國內貿易的中國大陸交易市場(1688.com)、促進日本外銷及內銷的日本交易市場(alibaba.co.jp),以及一個專為小買家而設的全球批發交易平台「全球速賣通」(aliexpress.com),主要進行企業對企業的網路交易。在消費者網路服務,淘寶、天貓最為著名。淘寶網創立之初主要是二手貨交易平台,之後逐漸轉型為企業對消費者交易。天貓則是中國大陸最大的企業對消費者購物網站,多為知名品牌的直營旗艦店和授權專賣店。

阿里巴巴2013全年營收高達79.53億美元,年成長高達62.3%,而且有35.17億美元純益。中國大陸內需持續擴大,阿里巴巴可望持續受惠,華爾街正面看待其後勢。大陸市場與廠商在全球投資者的重要性愈來愈高。

台灣要發展,不能再迴避中國大陸的崛起衝擊,而且問題本質不再只是雙邊往來,而是在國際間的爭奪大陸地盤中,我們更不該缺席。經濟是台灣生存命脈,財金領域中性,原本該是共識度高的議題,但是社會卻存在不小歧見。要如何凝聚國內財經共識,面對陸資企業海外掛牌趨勢。以下提出三項建議。

一、以量化評估財經政策。為何華爾街正面看待阿里巴巴後市?因為各家投資公司都有量化研究。面對重大財經問題,行政單位也必須進行評估。然而評估若僅限於質化分析,容易出現各說各話。若有量化分析,數據投入及模型邏輯都必須合理,結果也必須務實合理的要求下,不容易造假,不但容易有共識,更能讓朝野信服。另針對重大政策,也可委託不同民間智庫研究,讓評估版本多元,但應公開評估方式,定期檢討數據報告及討論,財經政策就可以產生共識版本。

二、加速電子商務相關法規建構。電子商務發展一日千里,國內法規無法跟上潮流,就會影響產業競爭力。不少業務在大陸能發展,台灣卻不一定可以,第三方支付即是一例。數字科技旗下「8591寶物交易網」,被認定違反《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》遭起訴。但數字科技卻認為平台代收代付服務,屬於第三方支付,目前仍無法可管。目前第三方支付專法仍缺。支付產業有兩項法源,第一《銀行發行現金儲值卡許可及管理辦法》,主要對象是銀行。其二是《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》,條例對悠遊卡量身打造,在2009年順利三讀通過,屬非銀行可經營儲值卡業務。但和第三方支付有所差異。然而《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草案》,目前仍卡關立院。朝野雙方應加速協商,快速讓電子商務相關法案過關,提升我國電子商務競爭力,才有足夠實力在大陸與其電子商務品牌競爭。

三、吸引符合條件陸資企業來台上市。阿里巴巴在美掛牌,說明了大陸還有很多好企業及其海外上市趨勢,台灣證券產業不該錯失商機。現今美國、香港與南韓等證券市場,都歡迎陸資企業掛牌,台灣也應該積極爭取。目前金管會研議放寬F股持股限制,原本陸資持股超過30%外國企業,上市櫃須專案申請,未來陸資持股不超過50%,可直接來台上市,不須專案申請。而針對已在海外市場掛牌的知名大陸企業,可以邀請來台發行台灣存託憑證(Taiwan Depositary Receipt,TDR)。主要目標可以鎖定科技產業廠商。台灣給予科技產業的本益比高,對廠商有一定吸引力,大中華區所有重要科技廠商股票,都能在台灣證券市場交易,將有助台灣發展市場特色,甚至成為亞洲那斯達克(NASDAQ)。

(本文刊載於2014年10月21日中國時報)

本文轉載:國政基金會

本文作者:林建甫、周信佑

轉載網址:http://www.npf.org.tw/post/1/14292